沈阳生活问答网

2014国内大学现在是严进宽出吗?

发布时间:2019-09-17

由于“宽进”只有在相对意义上有区别,“严出”应当是硬标准而不同学校之间又不可能一刀切,因此“宽进严出”与“严进宽出”之争这个伪问题背后所掩盖的真问题实际上是:“宽进”的宽度在哪里?政府要不要对这个“宽度”进行限制?公立高校要不要扩招以及扩招多少?
如果我们尊重事实和逻辑,我们就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实行“学分制”的“严出”的西方,还是在实行“学时制”的“宽出”的中国,从相对标准来看,“宽进”通常跟“宽出”联系在一起,“严进”通常跟“严出”联系在一起。一个不入流的美国私立高校或社区大学比哈佛、耶鲁要“宽进”得多,也要“宽出”得多。在中国,那些“宽进”的“民办大学”也要比“严进”的北大、清华“宽出”得多。当我们说中国的国立高等院校“宽出”(指毕业的软标准)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了:同样教育体制下“宽进”的学校只会更“宽出”,而不是相反。我们如果不是弱智或别有用心,就不该帮助那些“民办大学”传播虚假广告。
这种现象的出现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一个学校无论教学质量高低,都必须保持一定的毕业比例,不同学校之间这个比例相差不会太远。假如一个学校让大多数学生没有毕业的希望,那么在校生可能要闹事,而且未来的生源也没有了,学校还怎么办下去?再说师生一场,教师虽然可能为了学校与更多学生的利益不让少量学生及格;但要让大多数学生不及格,又于心何忍?而中国又是一个非常重人情的国家,在中国让大量的学生不及格、不毕业就更不可能。这就决定了“宽进”高校相对于“严进”高校必定“宽出”;而“严出”主要也应不表现在学生毕业的比例上,而更多地表现在“严进”与不达标学生学时的延长上。
而在中国目前的“学时制”下,“严进”更是保证接近“严出”所必须的。以前我国高校因为招生少,虽说是“严进宽出”,但毕竟“严进”已把了一关,毕业生中的“伪劣产品”相对还是比较少的。可八十年代中期以后中国公立高校招生规模不断扩大,“民办大学”如雨后春笋一样破土而出,学生却还是学完三至五年统统毕业(没毕业的有百分之几?),“严进宽出”在不知不觉中已基本变成“宽进宽出”,结果是出现了大量的“伪劣产品”,使高等教育的质量越来越为人们所诟病。
在“学时制”下“宽进”的另一危害是把智力与学习基础大不相同的学生“捆绑”在同一个班里进行教学,极大地增加了教学的难度,使得教师不得不因为迁就多数而降低教学内容的难度,阅卷则成了对教师身心的折磨——大多数不及格的学生并非学习不努力而是根本就不可能在规定的三至五年之内达到培养目标,让他们补考实际上是让他们在下一年的学习中雪上加霜。在真正的“学分制”下,这个问题本来是可以通过把同一年入学的学生在课程进度的选择上提高到上一、两个年级或降低到下一、两个年级来解决的。
因此在目前的“学时制”下,“严进”倒成了保证高等教育质量接近“严出”的唯一方法。如果不先改“学时制”为“学分制”而不断扩招,中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只能进一步下降。
许多人说西方国家高校“严出”的时候他们指的实际上是哈佛、耶鲁之类,他们忘了中国并没有哈佛、耶鲁这样的私立高校。中国甚至根本就没有私立高校,中国的“民办大学”实际上是“官督商办”高校。“官督”使得“民办大学”在实现高等院校多元化与人才培养多样化方面的作用非常微弱,“商办”又使得“民办大学”惟利是图常常突破其物质条件与师资的限度多招学生。
中国“民办大学”是在众多比自己悠久得多的公立高校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投资人深知把自己所办的“民办大学”在五十甚至一百年内办成与北大、清华齐名的名校无异于痴人说梦,因此他们几乎没有“严进严出”以争当名校、流芳百世的动机。大多数中国“民办大学”投资人兴建“民办大学”的真实目的并不是办“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教育,而是把教育作为一种取得高额利润的手段,指望在三、五年内就收回投资。而目前的中国不幸又处于一个不讲商业道德、假冒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这样的背景决定了中国的“民办大学”普遍想多招学生、多发毕业证、多赚钱,不大可能形成“严出”的自我约束机制。
当前高中毕业生就业的真实困难与中国经济的虚假繁荣,则为“民办大学”随意扩大招生规模提供了几乎无穷无尽的生源。
于是某些地方一个人只要有三、五万块人民币,就可以租两、三间教室,买几盒粉笔,请几个中学退休教师,再请几个公立大专的教师或硕士研究生(注意,不是硕士)来兼职,兴办起一所“民办大学”。学生则百分之百都可以在两年或三年的时间内取得本校的大专文凭。某些这样的“民办大学”据说第一年就能赢利,但从那里毕业的学生则几乎百分之百都不能通过国家文凭考试。至于“民办大学”毕业生通过国家文凭考试的比例比自学高考低的,那是比比皆是。
以上种种情况决定了政府有必要通过加强对“民办大学”的教育行政管理,防止其超越自身条件多招学生和滥发文凭。但是要发挥“民办大学”人才培养多元化与平衡人才市场供需矛盾的功能,又必须扩大“民办大学”在高等院校中的比重,改国家承认文凭的制度为社会承认文凭的制度(也就是废除国家文凭考试),减少政府对“民办大学”的管束,并且不能给 “民办大学” 规定招生人数与毕业标准。
解决这种似乎相互矛盾的要求的方法就是形成“民办大学”的自律机制:政府不直接控制“民办大学”的招生人数,但要求“民办大学”必须拥有与其招生规模相适应的教学条件与师资队伍;政府不规定“民办大学”的毕业标准,但要求“民办大学”满足自己在招生简章中所宣称的毕业标准,并通过允许受骗的毕业生索赔的方法来督促“民办大学”达到它自己制定的标准。
这样的限制将导致“民办大学”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无利可图,势必会降低“民办大学”在高等院校中的比重,但政府完全有更好的办法来扩大非公立高校的比重,并刺激现已存在的和将来兴办的“民办大学”形成自律机制。这个办法就是把一部分公立高等院校出售给外国著名的私立高等院校,使这部分公立高等院校变成外国私立名校的分校。这类高校既有原来公立高校的基础,又引进了国外私立高等院校的管理体制,必能成为中国非公立高等院校的楷模。没有这种外来的刺激,靠中国“民办大学”自身的发展形成自律机制将是相当漫长的。

回复:

严进严出

回复:

优秀班干部。当然。而不要像国内的绝大多数公li大学一样,就得学到本领宽进严出比较好。这意味着人人平等,也是比较不错的大学,有钱的,虽然不是清华北大,宽进只是对某些特殊人群说的,200分照样上大学,差1分也不行。吃喝玩乐的同时就把毕业证学位证拿了,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国内一些私立大学也这样)。

实际上中国的大部分国办大学正在慢慢的像宽近宽出guo度。要合格毕业,混搭混搭就合格毕业了,优秀毕业生的证件,有权的,而且还有一大堆什么优秀d员。

没钱没权的,这样的毕业生会造福社会

回复:

而不是进去后万事大吉,都有机会当然是宽进严出,录用后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保住饭碗;
这和工作一样的,当然,这意味着人人平等;但要拿到毕业证就得努力

回复:

宽进宽出,只要你的成绩别太差。

回复:

在进入大学前 你会经过一个选拔型的考试,高考 此就是严进了 成绩才是王道 而进入大学 学生平时的课程很少 考试也很少 为数不多的考试还是过关型的 就是会很容易就过关 但是在大学里 拿到文凭并不是最重要的 大学要学习的并不只是课本的知识 还...

上一篇:无锡市中国银行总机从春潮坐几路公交车到 下一篇:形容风大人烟少的短语,帮帮帮帮

返回主页:沈阳生活问答

本文网址:http://kekehe.cn/view-12908-1.html
信息删除